涵书自朴文质相

曲目:涵书自朴文质相
NJ:
时间:2019/04/05
发行:



  清人梁巘在其《评书帖》中说:“晋尚韵,唐尚法,宋尚意,元明尚态。”用一字概括一时书风,可谓精当。清人书法尚什么呢?有人说尚质,有人说尚朴。其实都有道理。

  清代书风可分两段。康乾时期流行赵孟頫和董其昌,书风靡弱;中晚期碑学兴起,书风大振,篆隶为之一新,笔画沉厚,力能紧结,以济帖学之衰,是故曰“尚质”。有的书家,兼为朝廷大臣、考据学者、积学大儒,深厚的学养与雄浑的书法融为一体,写出了一种渊沉朴茂、充和雅正的气象,是故曰“尚朴”。代表书家有伊秉绶、刘墉、翁同龢等。这种质朴书风,自晚清延至民国,如于右任、谭泽闓等政界名流书法,无不气度雍容,如茂林丰草,蔚为壮观。纵使一般的乡野书生,莫不从之。

  这副“胜事肯教饶沈谢,雄文直欲傲班杨”楷书联,作者阿凫,本名茅拔,生年不详,卒于1939年。此书有颜体底子,笔画丰腴,提按有致,厚实中透着灵动,配以水红虎皮宣,一派醇厚的民国气象。作者虽只是一介清末秀才,但中国的传统文脉和书道正统在这一辈人身上没有中断,字写得磊落纯正,没有戾气。那时的读书人,都把写字作为修身之道,像曾国藩这样的重臣,都是“每日早起,习大字一百,又作应酬字少许。”茅拔此联,显然也属应酬字,因为有上款“友于老兄正腕”。

  赠人之作,得看对象场合,而现在许多所谓的书法家只知提笔涂鸦,文学修养不够,闹出诸多笑话:领导高升送一副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,人家新婚却写一首“一枝红杏出墙来”古人是深谙此道的,往往文辞典雅又贴切。想必这位“友于老兄”也是正经的读书人,茅拔才会书此联相赠。别看只有十四个字,胸无点墨的还真看不懂。首先,“沈谢”指的是南朝的沈约和谢朓,“班杨”是指汉代的班固和杨雄,四人都是文学家。“胜事”何指?三国曹丕《典论论文》有云“盖文章,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”,此“胜事”当与彼“盛事”同。这样一解,便知此联乃是对受赠人作文的赞许或鼓励,亦或是作者的自信与抱负,还有可能是同道互勉。虽然语气大了点,但极其风雅,这样的内容往书房一挂,朝夕晤对,笔墨娱目之余,还可心期古人,见贤思齐,不亦妙哉!

  一世有一世之书风,自“文革”后的三十多年,书法渐暖,活动频仍,但“尚巧”“尚新”的风气也遭人诟病。即以对联而论,也多是写得飞扬跋扈,险躁寒伧,缺少端庄朴茂的正气和庙堂气。归根结底,是传统文脉的割裂,书道正统的偏离。故佳书必倚于文气,斯为正道。

点击查看原文:涵书自朴文质相


云南11选5走势图